也影响红会自身的公信力
2018-08-11 18:5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诚然,我国大病医保制度近年逐步完善,不仅尿毒症被纳入大病医保范畴,而且在许多地方,患此病的特困群众还能享受二次报销的待遇。以安塞县所在的延安市为例,按现有的补助政策,如果花费50万,至少也能报销40万左右,后期的维护保养医药费每年需10万左右,也可以报销6万左右。但鉴于透析治疗的长期性,即便国家承担大头,经年累月,家庭负担也不小。同时,肾源花费不在报销之列则意味着,绝大多数患者无法通过换肾来获得新生。

总之,在呼吁医保制度更给力的同时,社会可以做的,也还有很多。

对此,除了希望公共财政进一步加大对于尿毒症患者的救助力度外,也有必要在医保体系外探索其他救助渠道。

事实上,从2011年起,石家庄、成都、福建等地的红十字会就相继启动了对贫困尿毒症患者的救助工程。但一来,由于宣传力度不到位,民众知晓率低;二来,红会坐等求助者上门的做法也妨碍了其推广。现实中,除了媒体报道的一些新闻人物外,许多寂寂无闻的贫困患者依然得不到相应帮助。尽快改变这种现状,不仅关乎广大贫困尿毒症患者的生命,也影响红会自身的公信力。

令人稍感欣慰的是,这些年,从高官带头捐赠器官,到相关试点工作的启动,民间对于器官捐赠的观念正在改变。如果捐献器官的善行能多些、再多些,骗保透析的悲剧说不定就会少些、更少些。

另外,推动器官捐赠的普及也有助于降低尿毒症的治疗成本。众所周知,相比透析,换肾是治疗尿毒症更加有效的办法,但囿于传统观念等因素,国人对于器官捐赠的热情始终不高。数据显示,在我国150名尿毒症患者中仅有1人有机会移植肾脏。这一方面使许多患者错失治疗良机,另一方面也导致肾脏的黑市交易价格越来越高。

亲人患尿毒症,因无力承担巨额治疗费用,陕西省安塞县4个尿毒症家庭的成员铤而走险,购买假发票骗取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住院患者费用补助共计43万元。近日,尿毒症患者及其家人共6人被判处3年至5年5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,其中4人缓刑3到4年。(5月3日《华商报》)

安塞县法院无主观恶意从轻处罚的判决,做到了情理法的平衡。但这却无法掩盖另一个问题,即时至今日,困扰一些大病患者家庭的治疗费用过重问题依然存在。

文/王垚烽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jz315.com.cn2017年开奖 记录全年记录,七星彩2017年开奖记录,双色球开奖记录查询表版权所有